老木匠归隐田园,手造“乌托邦”木屋

2017-03-13 14:11:15 来源:华西都市报  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

老木匠归隐田园,手造“乌托邦”木屋

当会计、做采购、卖打药,开工厂,一生闯荡江湖却最爱木工活路。10多年前,他告老还乡,亲手在乡间设计建造了一栋小木屋,写书会有,打造自己的“乌托邦”。

不抽烟、不喝酒、学电脑、制作水碾模型,如今74岁高龄,又以一己之力复建水碾房,并筹建农耕文化博物馆,他想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。

雅安市名山区建山乡,止观山绵延起伏。从山脚上行6公里,绕过一株银杏树,再从石板路步行几米,一个川西风格的门笼子伫立眼前。门笼子的匾额上,”耕读传家“四个字在一片民房中显得格外醒目。高志森的小木屋就隐藏在海拔1000米的一片竹林之中。古朴的石木结构民居由他亲自设计建造,给人遗世而立的惊艳之美。木屋中西合璧,既有川西民居特色,细节上又借鉴了全国各地民居特点。

74岁的高志森一生经历丰富:当过会计、卖过打药,练过武术、做过采购、办过工厂,搞过边贸。”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木匠,是木匠,不是木工“。在高志森眼中,木工只是一个工种,别人叫做啥就做啥,而木匠则充满匠心,因为“这个匠里面有自己的思想”。

当木匠纯属偶然。1957年学校毕业后,他被分到名山区百丈镇的木器社当会计。木器社有4个五六十岁的老木匠,个个都是修房做家具的高手。在木匠这个行当里,分大木小木两种类型,大木修房子,小木做家具。因为家具构思精巧,通常做家具的木匠都有很高的造诣。

“我对经济不感兴趣,看着师傅们摆弄木头把式却入了迷,于是跟着老木匠学手艺。”当时木器社做的最多的是农具,这对老师傅们来说轻车熟路。木器社对师傅们都是计件考核,高志森边学边帮忙,深受大家喜欢,再加上文化水平高,自然学得很快。

在木器社的两年多时间里,高志森已经会做风斗、鸡公车等农具。后来木器社合并成了农具厂,高志森又学会了车、铣、刨等工艺,但是还是喜欢木工手艺。

高志森至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“跑江湖”的经历。当时名山县大兴水利,一个水库建设工地需要一张大床给民工使用,八角钱一天的工钱充满诱惑,高志森自告奋勇找到管理人员。“房子有多长,床就要有多长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通铺。”

第一次单独接活让高志森兴奋不已,他找来两个工友当帮手,伐木、划线、斗榫头,和老师傅们教的一模一样。做完木床的那晚,大家抱着被子兴奋地在告别地铺,上床睡觉。几个晚睡的工友坐在床边打牌,几把牌局过后,一位工友兴奋的跳起来庆祝胜利。伴随工友的呼喊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高志森觉得身体猛烈下坠,以为地震来了。

一阵烟尘过后,大家发现床塌了。睡梦中的工友从地上爬起来,有人的脚受伤流血。面对折断的床板,,高志森将火气发在了打牌工友的身上。“那么粗的木头都弄断了,你们咋搞起的?”打牌的工友自然受到批评,让高志森内疚的是,后来他才发现是自己将一个本该承重的榫头放反了,当然经不起使用。“事情虽小,但我明白一个道理,哪怕是再简单的活路都要专心致志。”

从最初的爱好到安身立命的手艺,高志森走乡串户为人修房做家具,几十年间,从黑龙江到云南,从新疆到西藏,高志森几乎跑遍了中国。2004年,高志森告老还乡,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已是六旬老人。静下来的时候,儿时的生活画面总在脑海中浮现:妈妈放粮食的木盘、父亲坐过的板凳,外婆的木梳,只要想到木头,就会想起美好的童年。

是叶落归根的现实考虑,也是对木工技艺的传承,修建一座小木屋的构想在高志森脑中展现。扎实的木工基础和文化功底让一切水到渠成,两天时间,施工图、房屋透视图在他手中呈现出来。

2004年春,木屋动土修建,高志森拿起木头刨削打磨,又积石垒墙,全程参与。20多方木料,10余万元的花费,一年多的时间换来一楼一底,穿斗式传统石木结构的”小别墅“。房屋占地200多平方米,有传统的回廊、“美人靠”,还有川西民居少有的大窗户。房屋落成之处,高志气森家宾客不断,不停有周围村民前来参观。高志森在每个卧室设计的冲水卫生间,更让周围村民稀奇不已。

房屋选址在一个坡地上,修建之初,工人拿着图纸找到高志森,”老高,你这样整不行哦,下面空间你不垒起垫高,浪费了哦。“高志森笑而不语,房屋修好后,众人发现,房屋下的空间已经被充分利用。高差部分,被高志森设计成地窖,冬天可以放菜,回廊下的空间,则是他的木工操作间。

“跑了全国不少地方,每个地方的民居我都仔细研究过,还是觉得传统建筑最好看。”高志森的小木屋有传承也有创新。地窖吸取了北方民居的特点,四川少阳光,大窗户就增加了采光;雅安多雨,外墙次第下翻的“鱼鳞板”可以快速走水,也隔热保温。这个“鱼鳞板””的设计则是参考了俄罗斯民居的特点。房屋基脚的石头是高志森亲手垒的,石头防潮又防老鼠侵扰。

所有人都觉得高志森应该稀交绝友,颐养天年的时候,他又坐不住了。2016年,74岁的高志森又在小木屋搞出了动静。他在房前挖了一个水坑,经过多次考察,又参照记忆中的样子,用自己的木工复原了川西地区特有的两种水碾模型。”传统文化需要一个载体,我们这代木匠一走,后人看到这个水车也能复原。”

12月30日这天,邻居王显伦为小孩摆满月酒,来的人太多,高志森给他们送去了自己做的凳子。

周围村民都很好奇,”高老,你的农家乐好久开?“面对村民的疑惑,高志森微微一笑,”大部分人都觉得做的每件事情都是要赚钱,不赚钱你修那些东西来做什么?”

高志森正在制作风斗的模型,按照他的想法,他要逐步恢复包括水车在内的一些生产工具,他想有一天有个属于自己的博物馆来展示这些东西。

高志森对子女有言在先”我没什么积蓄,以后这些东西你们也不会留给你们,我要交给博物馆或者真正懂得起的人。”

华西都市报记者 杨涛摄影报道 

本文的所有图、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[责任编辑:DD50] 关键词:老木匠

相关阅读

热门推荐

精华推荐 

热帖推荐 

热门排行 

文章二维码 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更方便、赶快行动吧!

分享
添加表情
还可以输入99个字
发送